两会日程 3月11日:人大:两高报告|周小川答问 政协:列席
两会热词:幸福 文化 展望十二五
经济 献策十二五规划
教育圆桌 问路中国科技
人民网>>2011年全国两会>>建议提案
返回首页人大新闻中心政协新闻中心

建设我国向西南开放的桥头堡 高等教育要先行

提案人:罗黎辉(民进)

2011年03月11日19:35    来源:人民网     手机看新闻

  2009年7月,胡锦涛总书记在云南考察时指出,“云南要统筹对内对外开放,一方面要加强同国内其他地区的横向经济联合和协作,积极引进省外资金、技术、人才,主动承接东部产业转移;另一方面要拓展对外开放广度和深度,推动对外贸易、利用外资、企业‘走出去’上水平,尤其是要充分发挥云南作为我国通往东南亚、南亚重要陆上通道的优势,深化同东南亚、南亚和大湄公河次区域的交流合作,不断提升沿边开放质量和水平,使云南成为我国向西南开放的重要桥头堡。”

  建设中国向西南开放桥头堡战略意义十分重大:是我国主动应对全球市场格局重大调整,开拓、争夺新兴陆向亚洲国际市场;推进两洋(太平洋、印度洋)战略,破解“马六甲困局”和岛链围堵;推进地缘政治向好发展,抵御多国对我西南周边渗透,落实周边首要的外交方针;推进沿边开放,完善开放格局,深化沿海开放;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推动东部产业向西梯度转移,调整经济结构;从根本上推动西部大开发;加快发展民族地区经济,增强民族凝聚力,确保长治久安……的新思想、新突破、新举措,是事关我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全局的重大战略决策与战略部署。

  建设中国面向西南开放的重要桥头堡,主要矛盾在于桥头堡建设较高的目标要求与桥头堡建设区域相对滞后的经济社会发育度之间的矛盾。破解这个矛盾的关键在人才,教育必须先行,尤其,高等教育必须先行。

  高等教育先行有其特殊性、必要性和紧迫性。一是,要实现建设桥头堡的上述重大战略意图,我们需要建设一个在东南亚、南亚具号召力和影响力的高等教育“高地”。如果我们不能在我国向西南开放桥头堡的建设区域构造这样一个“高地”,来构造人来人往的人才聚积与流动格局;如果东南亚、南亚、部分西亚人才、科技的流动不能在桥头堡建设区域汇聚,那么,对国家建设桥头堡的战略意图的达成必将构成釜底抽薪的影响。近年来,我桥头堡建设区域的高等教育长足发展,在东南亚、南亚和西亚已经具有一定影响力,但还不具备号召力和足够影响力,在桥头堡建设区域我高等学校与珠拉隆宫大学、德里大学、尼赫鲁大学、新加坡国立大学等相比仍有明显差距,加快桥头堡建设区域高等教育的发展至关重要,时不我待。二是,桥头堡建设,高教先行,打造高教“高地”,对于完善我国高等教育的布局结构,在一定程度上改变西部长期成为高等教育布局最薄弱的区域的格局,破解长期以来西部地区一方面外部人才引进难,另一方面布局薄弱的西部高等教育培育出的有限人才却不断向沿海东部及中部流动——“孔雀东南飞“的难题,缩小东西部人力资本蓄积量的差距,夯实桥头堡建设和西部大开发的根基至关重要。三是,高等教育只有适度先行,才能充分发挥高等教育的先导性、全局性、基础性作用促进桥头堡建设。要在2020年,把云南建设成为联接我国与东南亚、南亚内外两个市场,充分发挥内外两大资源作用,统筹对内对外开放的桥头堡,这是一个内容涉及到(能源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人流)通道的建设;产业布局和结构的调整,产业基地的建设;平台(研发创新、科技合作、文化教育卫生体育交流合作、商贸、会展、论坛、赛式等平台)的建设;口岸窗口的建设和生态环境建设等诸多方面的,高起点、高要求的庞大系统工程。其建设及建成后的持续发展,无论在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知识与技术创新、社会服务还是在文化传播与传承等方面,都对这一区域高等教育提出了前所未有的发展需求和要求。考虑到这一区域高等教育发展不充分,发展质量不高,至今仍背负着发展性历史欠账的现状对于建设与桥头堡相适应的高等教育所增加的难度;考虑到高等教育人才培养周期和人才工作适应周期两类迟效性的影响,发展桥头堡建设区域的高等教育不能与桥头堡的建设平行,更不能落后于桥头堡的建设,必须先行,而且必须大力度地先行,才能矫枉过正、未雨绸缪地服务于桥头堡建设需要,实现与桥头堡建设的相互促进,对桥头堡建设起到引领、支撑、服务和保障作用。四是,高等教育处在各级教育的“顶链”位置,对其它各级教育具有全方位的拉动、引领或抑制、阻尼的“龙头”作用。桥头堡建设区域高等教育的先行和“高地”的打造能够起到这种“龙头”作用,有力带动这一区域各级各类教育的整体发展,尤其直接的是带动职业教育、高中教育的发展,对这一区域的劳动者素质全面提升,服务于桥头堡建设将起到重要作用。五是,高等教育在各级教育中离桥头堡经济社会发展前沿最近,受人才培养周期及工作适应周期两类迟效性的影响最小。高等教育先行和“高地”的打造能在关键的方面,在最短周期内对桥头堡建设形成有效支撑。

  高等教育先行是可行的。一是作为我国面向东南亚、南亚和部分西亚国家19亿人口市场的陆向开放桥头堡,它的建成及其后效的发挥,对桥头堡区域及相邻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的巨大拉动作用,可为桥头堡建设区域高等教育适度先行和“高地”建设提供充足的人才培养需求。二是许多成功范例(延安时期陕甘宁边区的教育、“文革“后,邓小平以恢复高等教育为”“龙头”推动了包括各级各类教育在内的整个国家的“拨乱反正”,为改革开放奠定了初基、美国高等教育在其经济社会发展中及教育体系中的所处的实际位置等)表明,在符合经济社会发展需要的特定情况下,高教不仅可以而且应该适度先于经济社会,甚至先于其它各级教育发展。三是随着桥头堡建设区域基础教育的全面普及和高中阶段教育的发展,加上桥头堡建设背景下内地与国外学生的选择,高等教育先行在生源数量和质量上完全具备可持续的支撑条件。四是,在投入与硬环境建设方面,随着近年中央和地方政府财政性教育投入不断加大,特别是2012年我国财政性教育投入占GDP的比重达到4%以后,我们也有条件集中能力办大事,发挥中央和地方两个积极性,因应国家桥头堡建设的战略需要,在财力上支撑和保障桥头堡建设区域高教的先行、建设在东南亚、南亚具号召力和影响力的高等教育“高地”的投入与硬件环境建设的需要。五是,在学校办学方面,包括学校内部管理的体制、机制,各种专门人才队伍的建设,学科专业建设等,在坚持党的领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办学方向,依法办学的前提下,在充分利用和依托现有资源条件的基础上,只要国家给予在有利于桥头堡建设前提下必要的政策倾斜,积极推进改革探索与创新,保障高校充分的办学自主权,通过10年或更长一点时间的先行先试探索,我们完全有条件和能力把一个与桥头堡建设相适应,在东南亚、南亚具号召力和影响力的高等教育“高地”建设起来。
 
(责任编辑:张彩峰)
相关专题
今日直播
图片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