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日程 3月11日:人大:两高报告|周小川答问 政协:列席
两会热词:幸福 文化 展望十二五
经济 献策十二五规划
教育圆桌 问路中国科技
人民网>>2011年全国两会>>建议提案
返回首页人大新闻中心政协新闻中心

关于进一步加强和保障律师辩护权的建议

全国人大代表、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 张立勇

2011年03月11日13:49    来源:人民网     手机看新闻

  从刑事诉讼结构本身来看,存在控辩双方地位不对等,律师在刑事诉讼中的作用虚化、弱化,辩方无力与控方抗衡的问题。为避免控辩双方力量失衡对刑事被告人权利造成侵害,应进一步加强和保障律师辩护权,充分发挥律师辩护制度对侦查权和公诉权的制约作用。

  一、加强和保障律师的辩护权的必要性

  由于受历史文化传统的影响,建国以来我国的刑事诉讼一直是职权主义模式。1996年修订《刑事诉讼法》的一个主要内容,就是保障控辩双方诉讼地位和话语权的平等,确保法官居中裁判,避免出现过去法官与公诉人在法庭上一起审问被告人的现象。2007年修订后的《律师法》对于加强和保障律师的辩护权也作了一些突破性的规定,但其与《刑事诉讼法》存在明显的立法冲突。司法实践中,对于《律师法》的相关规定贯彻落实并不到位,控辩审三方“等腰三角形”的诉讼结构难以形成。总体来看,律师辩护制度存在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控辩双方地位不平等。从实践来看,法庭上,一方是代表国家提起公诉的检察机关,十分强势,声音响亮;另一方,被告人身着囚服,有的还戴着戒具,或站在囚笼当中,只是刑事诉讼的客体。被告人及辩护人的声音非常微弱,受文化水平、法律素质及心理因素的制约,被告人在法庭上往往不能充分表达意见。而指定辩护人往往缺乏为被告人辩护的内在动力,即使是接受当事人委托的辩护律师,由于参与诉讼活动的范围非常有限,调查取证权等受到种种限制,也难以全面有效地行使辩护权。

  第二,律师在侦查阶段地位不明确,不能全程参与刑事诉讼活动。根据刑事诉讼法规定,在侦查阶段,律师只能为犯罪嫌疑人提供法律咨询,代理申诉、控告,为其申请取保候审等。在案件进入审查起诉阶段之后,犯罪嫌疑人聘请的律师才具有辩护人身份,才可以履行调查取证、提出辩护意见等职责。律师在侦查阶段法律地位不明确,给个别侦查机关和人员限制律师正常行使诉讼权利提供了制度空间,影响了律师职能的正常发挥。因此应尽快完善律师在侦查阶段的参与权,以实现辩护权对侦查权的制约。

  第三,律师调查取证难。调查取证是律师行使辩护权的重要手段之一。但是根据刑事诉讼法规定,律师从案件移送审查起诉之日起才有权进行调查取证;而律师向证人或有关单位和个人调查取证,要取得证人、有关单位和个人的同意;如果向控方证人调查取证,还要经过法院或者检察院的同意。而且辩护律师调查取证过程中遇到阻碍后,法律没有规定相应的救济措施。这样的现状已经严重阻碍了辩护律师调查取证权的行使,也在一定程度上挫伤了辩护律师调查取证的积极性。

  第四,律师阅卷难。根据刑事诉讼法规定,在审查起诉阶段,律师只能查阅诉讼文书和技术性鉴定材料。在审判阶段,虽然规定可以查阅案件所指控的犯罪事实材料,但是又将“犯罪事实材料”限定在证据目录、证人名单和主要证据的复印件或者照片的范围内,而且对“主要证据”的范围没有作出明确规定,实践中由司法机关根据自身的部门利益作出解释,导致律师的阅卷权受到较多的限制。

  第五,法律援助制度不完善,导致指定辩护流于形式。虽然刑事诉讼法规定了特定情形下应为被告人指定辩护律师。但是由于我国法律援助制度尚不完善,指定辩护律师通常是律师事务所根据每年分配的任务指标派出的,没有年限资格的限制,也没有物质、精神方面的奖惩措施,导致指定辩护流于形式。

  二、进一步加强和保障律师辩护权的建议

  针对以上律师辩护权行使中存在的问题,基于现实国情,提出以下加强和保障律师辩护权的建议:

  第一,完善律师参与权,将律师辩护延伸至侦查程序。规定自犯罪嫌疑人被采取强制措施之日起即可委托辩护律师,并赋予律师在部分侦查行为中的在场权:如讯问、辨认、现场指认、搜查、勘验等活动进行时,律师应当或者可以在场。为犯罪嫌疑人提供法律帮助,监督侦查行为,以扩大辩护范围,提高辩护效果,维护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利。

  第二,完善律师调查取证权。一是规定律师从犯罪嫌疑人被采取强制措施之日起即有权调查取证,同时取消辩护律师向证人、有关单位和个人调查取证时要征得其同意的限制,也不需要检察院、法院的同意。二是建立律师调查令、证人出庭令制度。规定律师在调查取证过程中遇到阻碍的,有权向法院申请颁发证据调查令、证人出庭令,除特殊情形外,法院应当予以颁发。辩护律师持令状进行调查取证时,被调查者、证人有配合的义务;对于辩护律师持令状进行的调查取证,如果被调查者、证人仍然拒绝的,法院应当主动调取证据、传唤证人出庭作证。

  第三,完善律师的阅卷权。规定律师自检察院对案件审查起诉之日起,即可在检察机关查阅、摘抄、复制本案的诉讼卷宗,包括全部拟作控诉的证据材料。同时引入程序性救济机制,对于司法实践中出现的妨碍辩护律师阅卷的情形,规定律师可以向上一级检察院、法院申请,由上级机关责令下级机关保障律师阅卷权。如下级机关仍然妨碍律师阅卷的,启动问责机制。

  第四,完善法律援助制度。其一,建立公益律师制度,国家组建一支专职从事法律援助工作的公益律师队伍,由财政给予经费保障,以保证队伍的稳定发展。其二,对为刑事案件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师设定一定的条件,如规定有一定年限从业经验的律师方可担任指定辩护律师。第三,建立对法律援助律师的考核及奖惩制度,对表现优秀的律师给予奖励,对不积极履行职责的律师设置一定的惩罚措施。如规定刑事诉讼中,由于指定辩护律师不积极履行职责而导致案件错判,严重影响当事人合法权益的,应当作为不良记录记入档案,以激发指定辩护律师为被告人积极辩护的内在动力。
(责任编辑:田兴春)
相关专题
今日直播
图片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