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日程 3月13日:人大:代表小组会议 政协:闭幕会
两会热词:幸福 文化 展望十二五
经济 献策十二五规划
教育圆桌 问路中国科技
人民网>>2011年全国两会>>委员面对面
返回首页人大新闻中心政协新闻中心

政协委员谈实施教育规划纲要 “输在起跑线”观念应纠正

2011年03月13日10:08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刘长铭 北京四中校长
钟秉林 北京师范大学校长


  昨日下午,“政协委员谈实施教育规划纲要”记者会在梅地亚新闻中心举行。六位全国政协委员,围绕素质教育、异地高考、一年多考、高校“去行政化”、学术腐败等社会热点问题答记者问。

  【“占坑班”】

  实验班不是唯一的形式

  记者:现在许多家长为了孩子能上好初中,让孩子参加一些学校以各种名目举办的称为“占坑班”的培训班,请问四中的初中部有没有类似培训班,对此您怎么看?

  刘长铭(北京四中校长):这是社会关注度很高的问题。每个家长都希望把孩子送到相对比较好的学校。均衡是我们发展的目标,但是还不够均衡。“占坑班”我听说过,至今不知道具体是怎样操作的,因为四中的初中没有面向社会的补习班,所以谈不上“占坑班”。

  现在一些学校用实验班的形式,对教育的规律做一些探索,总的来说是好事情。但是北京市教委已发文件,在义务教育阶段要取消一切实验班,很多学校很好地执行了这项规定。当然,教育探索也需要采取一些形式,像北京四中的初中采取的是分层次教学,来解决学生学习上的差异。这项举措已坚持了差不多30年,我觉得效果还是很好的。

  学生学习的差异是客观存在,因材施教是教育的基本原则,所以在不办实验班的基础上,很多教育工作者也采取了很多很智慧的方式进行探索,应该提倡,实验班不是唯一的形式。

  【一年多考】

  “输在起跑线”观念应纠正

  记者:教育规划纲要提到,探索有的科目一年多次考试的办法,探索实行社会化考试,请问如何看待一年多次考试?有没有一个路线图、时间表?

  程天权(中国人民大学党委书记):在资源还不能完全满足所有人都进入大学,或者都进入好大学的情况下,如何选拔人才,这始终是件非常费脑筋的事情。

  现在把一考变成两考或多考,本意不是想加重学生负担,是想通过初步的选拔考试,发现创新人才的苗子。现在出现了被称之为“华约”、“北约”的联考,出发点是要选择优秀的学生,选择有创新能力的、有潜质的学生,而不是像有些人担心的那样,开后门、有猫腻。

  我想,要是若干所学校一起来选择,你要把每个考官都打通了,做这件事情也不容易。再加上我们现在纪律规定很严格,一定要在阳光下招生,公平、公正是社会追求的目标,是大学的良知,我们一定要努力做到这一点。

  刘长铭:谈到实施素质教育,有很多社会上落后的教育观念甚至错误的教育观念,左右着我们的教育发展。比如刚才谈到的一考定终生,问题不在于“一考定终生”还是“两考定终生”,问题的关键在于考试能不能定终生。所以,我们应该放弃和纠正以考试定终生这种落后的、错误的观念。

  比如我们常常听到很多家长说“不要输在起跑线上”,这是一句害了很多孩子、很多家庭的一句话,任何一个比赛也不是在起跑线上决断输赢。所以,我觉得我们今天更应该倡导终生学习、终生发展、终生服务社会的理念,我觉得这才是成才最根本的问题。

  【随迁子女高考】

  随迁子女高考须充分论证

  记者:今年两会上教育部长袁贵仁提出,正在研究进城流动人口子女异地高考的方案。也有代表、委员质疑,可能会引起大量考生涌入像北京、上海这些教育资源相对集中的地方,大城市人口会恶性膨胀,会造成高考移民。怎么评价这个制度?

  钟秉林(北京师范大学校长):进城务工人员子女高考,我觉得可以探索推进,但是必须在充分论证和测算的基础之上,还要尊重老百姓的选择。比如,长期在一个城市务工人员的子女,这个长期怎么界定?

  刘长铭:我们国家现在正处于人口大迁徙时期,这是一个社会问题。如果不能保障他们受到良好的教育的话,中国的现代化是难以实现的。

  这个问题需要拿出来研究。比如北京的务工人员的子女,我们在这里集中一些学校,组织他们按照其户籍所在地的教材或考试标准来复习,这都是可以探讨的办法。

  王康(四川省教育厅副厅长):应在认真研究的基础上,做出具体的流动方案。另外,要增加名牌大学,特别是优质教育资源对不发达地区,特别是中西部地区学生的招收比例,把进大城市来的容易程度分过去。

  【去行政化】

  行政权力对学术干涉过多

  记者:去年温总理提出,希望大学能够不要设立行政级别。如果有一天大学不再有行政级别了,对你们的工作和生活会产生怎样的变化?

  钟秉林:大学所谓“去行政化”,首先是行政级别问题。我先表个态,我个人赞同取消大学的行政级别,我作为校长,平时也没有这种级别的感觉。第二,取消行政级别并不能完全解决大学的行政化问题,要把内含搞清楚。

  大学的行政化,一个是大学和政府之间的问题,政府不能够过多利用行政手段去管理大学,而要更多的采用一些像政策法规导向、经济杠杆调节、检查评估和信息服务等手段,去对大学实现宏观管理,应尊重大学的办学自主权。

  另外,大学内部的治理结构问题。现在比较突出的就是,怎样协调好大学内部学术权力和行政权力之间的关系,目前主要倾向是行政权力对学术权力干涉过多。

  程天权:大学里事实上存在着一些行政化的现象。研究结果的论证,应该是由专家学者、科学家来论证,而不应该是行政主管说这就是一个好的结果,那是一个错误的结论,这是不行的。我不得不告诉你,如果给我去掉了这个头衔,我还是我。(记者 吴鹏)
(责任编辑:凌苗(实习))
相关专题
今日直播
图片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