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日程 3月12日:人大:代表团全体会议 政协:小组讨论
两会热词:幸福 文化 展望十二五
经济 献策十二五规划
教育圆桌 问路中国科技
人民网>>2011年全国两会
返回首页人大新闻中心政协新闻中心

朱蒙委员:我国稀土行业要引领国际稀土市场

人民网记者 杜博

2011年03月13日00:40    来源:人民网     手机看新闻

朱蒙委员在全国政协工会界别小组讨论时介绍提案
朱蒙委员在全国政协工会界别小组讨论时介绍提案
  全国政协委员,包头市政府副巡视员朱蒙,长期主持包头钢铁、稀土的产业化发展。3月11日,在北京会议中心6号会议楼,朱蒙委员向记者详细讲述了他情之所系的“稀土”提案。

  “首先要对我国的稀土储量有一个客观的认识,在这里我要澄清一个误传”,朱蒙委员对有些媒体的炒作非常不满,“有报道称我国稀土由于出口导致储量占世界百分比下降,这种说法十分不科学。”

  按权威资料显示,我国稀土资源储量占到全球的34.2%。朱蒙委员称,我国稀土储量占比下降的缘故主要是由于国外,如美国、加拿大、俄罗斯等国家和东南亚、中亚地区的稀土资源评估、勘查工作不断取得进展。

  整合资源,让我国稀土不再“贱卖”

  长期从事稀土研究的朱蒙委员对“稀土”到底有多值钱,有一个详细的记录。在上个世界90年代,我国稀土出口的价格为每公斤13美元左右,由于产业内部长期的混乱竞争,到2005年,稀土出口价格为每公斤9.98美元。这对于有着“现代工业味精”之称的稀土来说,可真算是买到了“萝卜价”。自2005年开始,国家改变了对稀土出口税收政策,从“退税”改为“增税”限制出口,到2008年金融危机开始前,稀土价格达到每公斤27.27美元。

  “虽然价格有所上涨,但我们还没有稀土贸易的定价权”,朱蒙委员忧心地说,“国外在向我国出口铁矿石上的一口价、每日价,在稀土上是无法想象的。尤其是,在稀土开采提炼过程中势必对资源进行消耗、对环境造成破坏,而这种代价未能在买方价格上体现出来。”

  朱蒙委员以包钢稀土为例介绍了国内稀土行业整合的进程。“包钢稀土整合”计划从2004年开始,到2008年已基本完成了矿粉从生产到销售的整合。效果是明显的,据媒体称,包头稀土在对外出口上已能够发出统一声音。 朱委员说,包头从2007年开始举办“稀土大会”,搭建平台与世界主要稀土国对话,构建稀土产学研一体的产业体系——包钢稀土研究院,努力延伸稀土产业,让稀土产品向高端发展。“这方面,政府比较重视,对策明确,使包钢稀土得到了持续发展。”

  加强科研,让我国稀土不再“卖土”

  “我国以前出口的大多是矿粉,进口的则是稀土产品,这一进一出价值大部分流失走了。”朱蒙委员介绍说。

  我国迈入稀土产品制造大国的门槛,到底难在哪儿?朱委员说,主要还是科技,现在看来还有技术壁垒。“我们国家在稀土分离技术上达到了世界先进,但在稀土应用上,遭遇到了国外技术专利的狙击。”

  目前有些稀土产品,我国完全掌握了自主研发的技术,但是实验室的东西无法进入生产序列。朱蒙委员称,我国的稀土产品必须达到国际上的工业标准,而拿到这样的认证需要通过国外厂家的测试平台验证,这其中涉及到众多专利技术,都掌握在国外厂家手中。

  朱蒙委员建议我国要建立起一个自己的稀土产品评估、应用机制,将工业化标准与稀土用户连接起来,将创新与应用连接起来,打破科研生产“两层皮”局面,共同探索从原料端到生产端的完整链条。

  朱蒙委员称,应对稀土新技术应用产品开发商,建立技术开发信用评定等级,对确实能替代外国高端产品的新技术开发企业给予政策和原料的支持,增加我国稀土高端应用产品的出口,提高稀土应用的价值链。

  谋求发展,让我国稀土引领市场,持续发展

  众所周知,我国稀土供应着世界95%以上的消费。这样大的一个总量,如何形成我国稀土产业“质”的飞跃?朱蒙委员一言以蔽之,“引领市场,可持续发展。”

  国内稀土产业的发展需要金融大力支持。朱委员详细解释说,世界矿产定价权不仅仅是矿产自身产销问题,很多矿产贸易背后都能看到金融资本支撑的“影子”。“就目前国内来说,金融界应支持我国大型骨干型企业产业重整,提高稀土产业集中度,进行科研技术的开发整合。对国外来说,我国稀土企业应该积极走出去,参与国际稀土资源的并购和开发,这同样需要金融大力支持。”

  朱蒙委员呼吁,有关部门应摸清我国现有的稀土资源矿藏总量,适时发布,以利于我国在国际市场和国际贸易谈判中取得主动地位。国际上许多国家都在做稀土战略储备工作,我国应该建立稀土国家战略储备库,制定对策在“国际稀土储备战”上掌握主动。

  “稀土定价应该有一个市场机制”,朱委员突出强调,“这个机制应该在中国。”他希望我国建立起“稀土期货”,通过期货市场发现价格,起到风险转移和提高市场流动性的作用,从而使中国成为世界稀土定价中心。

  朱蒙委员称应调整我国目前稀土出口配额以出口量价的方式,按照稀土品种控制为标准,对北方稀土和南方稀土区别对待,以保护和控制存量稀少的中重稀土资源的流失。

  朱蒙委员同时建议,可适时通过采用其他出口税收方式逐步代替配额方式。如改征高额出口边境调节环境税,并同时有效征收相同税率的国内用户的环境消费税等,以减小国际争端。
(责任编辑:王欲然)
相关专题
今日直播
图片视频